2008年12月17日星期三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几天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特别震骇人的报道。这篇报道是关于巴基斯坦与阿富汗迫害妇女现象的问题。巴基斯坦与阿富汗这两个地区的妇女人权问题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可是这篇报道披露的问题还是令我大吃一震惊。这篇报道展示了他们迫害折磨女人的一个恐怖野蛮的新方法,就是向女人脸上泼酸。 为了表达对这些女人的仇恨, 为了反对妇女上学和独立生活,为了杀一儆百而威迫全社会的女人,这些男人给女人带来了万分可怕的痛楚:把她们眼睛弄瞎,烧燋了她们的皮肤,变丑了她们的面目,有时候甚至于虐杀她们。

在巴基斯坦,有一个活泼漂亮的32岁的女人和丈夫要离婚。因为已经找了新的女朋友,那丈夫就同意了。可是,双方签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丈夫忽然从大衣里拿出一瓶酸,在12岁的儿子的面前泼向前妻脸上。一瞬间,可怕的一幕发生了:他前妻脸上冒出了烟,皮肤脱落,露出白骨,双眼也瞎了。邻居闻闹,立刻送她到医院去,结果命是保住了,可是眼睛已经无法挽救了,面容也永远不能恢复了。

那丈夫逃跑了,抓住他的可能性并不大。

当时还有另外一对夫妇,住在楼上。自从楼下这对夫妇发生惨剧之后,丈夫每天都在打妻子时说,“你瞧那个住在楼下的该死女人,被丈夫烧伤;哪天我也会烧你的!”

还有一次,阿富汗有一大群骑摩托车的男人驶过了一些走路上学的十几岁的女孩的时候,突然向她们泼酸,然后立刻疾驰而去。女孩们在医院里躺在床上告诉记者,“不怕他们。死也要上学。”

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买酸非常容易。到处都有卖。而且,酸的买卖不受法律制约,卖方也不会问买方的使用目的。

报道的作者把泼酸的人叫做“恐怖分子”。 他说,泼酸是一种“个人行为”的恐怖攻击。表面上,这好像是有点儿矛盾。按照恐怖主义的思想,受害人越多越好。没什么“个人性”的想法。再说,受害者也和恐怖分子所要达到的目的没有任何关系。“不择对象” 就是恐怖主义最起码的理论之一。 正因选择受害者没有原则,所以谁都有可能受害。没有安全的地方,到处都一片混乱, 没人不感到恐惧 – 这就是恐怖分子的目的。

可是,实际上,我倒认为泼酸和恐怖主义原来就有一些相似的地方。首先,泼酸不只是迫害而控制女人的方法;它也可以引起广泛的关注。因为泼酸手段很极端,具有强烈的戏剧效果,而且有人认为恐怖主义就像一出戏。有许多人,在电视上看到9/11恐怖袭击的报道,还以为那是一部新电影。这不仅是因为9/11袭击是意外的,惊人的,而且它也实在很像电影的耸人特技。从这个角度来看,9/11恐怖袭击非常成功。

其次,从心理学角度来说,泼酸的人不但用伤害别人来表达自己的仇恨及愤怒,而且是在进行一种非常扭曲的自我安慰。恐怖分子也如出一辙。一般来说,恐怖分子自认为很无能。他们认为,没人瞧得起他们,缺少了被尊重感,所以产生报负心理。 因此,把别人的生命当成儿戏攥在自己手里,随心所欲地消灭他们,恐怖分子就会有一种被武装起来的勇猛强大的感觉了。

我一看这篇报道就觉得恶心,觉得愤怒。当时,我只能想到怎么判刑,怎么报仇。我想象把酸泼向这些犯罪者的脸上,想象听到他们的惨叫声。可是,冷静下来,我知道判怎样的重刑也不会帮到受伤者,也不会让我的心灵得到安慰。相反,这样虐待他们只能让我心里感到更不舒服,好像自己变得和这些犯罪者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我认为,在任何情况下,虐待,杀人都是不对的。无论被判刑的人犯过多么野蛮的罪恶,判死刑就是不对的,折磨他们也是不对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是古代的观念。以现代社会的价值观念来看,它 是绝不合理的。

以现代的价值观念来重新审视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消灭恐怖主义和与它相关的行为是全世界的责任,是我们21世纪的“大战”。新的世纪“大战”的战线已经由东方和西方,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对立转变为古代观念和现代观念之间的冲突。富于讽刺性的是,恐怖分子所制造的“恐怖”远远逊于他们自己心里的恐怖感,因为他们所害怕的,就是未来。

1 条评论:

jake 说...

看完真的是觉得无言了.
散播恐惧, 仇恨是一种罪恶.